那么我就会主动投入生活

那么我就会主动投入生活。“我爱祖国的蓝天,晴空万里阳光灿烂……”斯人已杳,音犹在耳。2016年初春,阎肃怀揣着尘世的温暖与初心,沿着春天起程,一路西去,渐行渐远,他静静地走了,却曲未终,人不散。那么多的人久久地沉浸在他的歌里,难以抗拒那份入心随性的共鸣,如同在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,行走于阳光、月色渲染的岁月长河。尤其是这首《我爱祖国的蓝天》更是经久不衰的经典之作,这首歌的诞生也有着动人的故事。

金沙贵宾会,那么我就会主动投入生活。那是1959年春节刚过,空政文工团领导找阎肃谈话,让他下连队去当兵。碧蓝的长空中七彩交织,那该是一种怎样夺目的绚烂?呼啸的战鹰叱咤九天,那该是一种怎样的雄壮?阎肃没想那么多,一听挺兴奋,当兵好啊,正好到飞行部队去找点创作灵感,得去多久?啥时候能回来?不知当时是在什么样的氛围下,反正领导回话的语气有点硬。大概意思是说,你不要考虑什么时候回来,要考虑到部队老老实实当兵去。

这是回不来的意思吗?他心里七上八下地打起了小鼓。起程那天,飘着细雨,天空被阴霾笼罩,一如阎肃的心情。他背着简单的铺盖卷,多年后回想起来,感觉当时的自己多少是带了点“一去不复还”的悲情上路的。

在战鹰呼啸的飞行部队,连队出操他跟着出操,连队种菜他跟着种菜,日子过得让他有种有劲无处使的感觉。晨起整理内务、出操,然后平地、施肥、买菜籽、播种。刚开始下地干活儿,他都是捏着鼻子。劳累一天,晚上回去倒头便睡,和谁也不认识、不交流。每天伴随着远处传来的飞机轰鸣声,几个月的种菜时光过去了。生命中,总有一些雨水溅进灵魂里。返潮的心情,湿漉漉的思绪,这是命运中的第几场雨?岁月的窖藏,是为了等待生活的酒香;我的蛰伏又是为了什么呢?他满心茫然。

有一天,阎肃无意中看见了一棵老树,枝干疏朗,开着数朵花,姿色极好,仿佛世间万物争与不争都与其无涉。一花惊醒梦中人,他心中骤然响起了那熟悉的旋律:“红岩上红梅开,千里冰霜脚下踩……”他甩甩头问自己:“嘿,偏航了!这算什么呀?这有什么呀!该干吗还得干吗呀!”阎肃很快校正了自己的航向。他总结出一个道理:阅历即财富,主动便自由。如果总想着领导让我来当兵,我是来熬的,自己就会处处被动;如果换个思维,我是想来当兵的、我愿意当兵,那么我就会主动投入生活,一切就会变得美好。

思维变,天地宽。思想通了的他,整天热情高涨、兴高采烈。干什么都斗志昂扬、游刃自如,就连种菜也满面阳光。他又找回了那个属于他阎肃的“励志哥”。阎肃这才知道自己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补课,心里着急地琢磨着,怎么把被动变成主动?他主动迎上去,主动亲近连队战友,主动和他们交朋友,主动在连队当好普通一兵。

他开始了解,把战鹰托上高高的蓝天的,正是这支专业的地勤队伍。虽然他们不能驾机作战,但他们早已与自己维护的战机融为一体。他们告诉阎肃,在飞机维护与修理过程中,一丝疏漏就可能造成战鹰坠毁,一次差错就可能导致飞行员血洒长空。有时候,这种疏漏和差错具体细致到一颗螺丝钉、一根保险丝……所以在机务维护工作中,他们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精心,坚持能看到的看到,能听到的听到,能摸到的摸到,能嗅到的嗅到,对一滴油渍、一声异响、一丝漆层裂纹都绝不放过。

他开始跟着老兵学当机械兵,擦飞机、充氧、充冷、充气、加油、分解轮胎、
钻飞机进气道。时间长了,他跟机械师、机械员、特设师、无线电员全都交上了朋友,连飞行员也都熟悉了。他和机务人员一样,擦飞机时拿个小刷子沾上油,就在那个缝里刷。机翼位置站着太高,蹲着够不着,只能半蹲着,一会腰就疼了,最不起眼的活,但最累。擦飞机,擦得腰酸背疼。闲暇时在值班室里,阎肃就和他们聊天,变魔术,演节目,让劳累在欢笑声中烟消云散……

就这样,到了年底,阎肃和连队战友的感情越来越融洽了,对战鹰也有了一份挥之不去的深情。当兵一年后,阎肃代理中队副指导员,指导员休假了,由阎肃在机务中队负责工作。有一天,他带队跟班进场飞行,中队放飞的一架飞机升空后,飞行员发现起落架收不起来。听到塔台传来这个消息,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这个“四好连队”可不能在自己手上搞砸了啊。后来,飞机返场检查没有问题,原来是一名新飞行员操作不当造成的。事后阎肃全身发凉,这件事让他真正知道了什么叫责任,一名军人应该担当什么样的责任。

当兵一年多,阎肃终于融进了连队,读懂了军人,恋上了空军,爱上了蓝天。虽然也很辛苦,但心里高兴,干起来就很带劲。这个阶段,他写出了反映种菜生活的《热火朝天》、反映机务官兵维护作风的《一颗螺丝钉》等作品。

有一个周末,上级通知,有慰问演出,大家都很高兴。阎肃代表连队去迎接,一看,来的竟然是空政文工团的老战友们,而且演的剧目就是他创作的《刘四姐》。阎肃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动了一份心思,他想,一定要写出一首飞行员之歌。据他了解,世界上能真正传唱开的空军歌曲并不多,苏联的空军能够流传下来的只有两首歌。一首是这样写的:“我们的伙伴都是飞鸟,生活中只有一桩不好,要是你在地面上还没结婚,天空中妻子就没法找,因为我们是飞行员,天空是我们亲爱的家,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飞行,那么姑娘呀,就以后再说吧。”还有一首是这样写的:“下雨的晚上啊,晚上啊,这时候飞行员们没有事情做……忽然,一颗信号弹飞起在天空,起飞的时候到了……”这首歌写的是起飞的时候到了,起飞的那种态势全有,而前面那首写的是那种潇洒从容。

一天,阎肃正在外场保障飞行。傍晚,训练的飞机一架一架返场落地了,而阎肃他们机组的一架飞机还没回来。夕阳西下,漫天晚霞,机械师,不,是整个机组的人都仰望着长空,眼睛一眨不眨。那神情分明是在焦急地期盼着自己的亲人平安归来,耀眼的光芒映照着他们的背影……

阎肃被这动人心魄的一幕深深打动了。遥远的地平线上,他目送着心爱的战鹰离弦而去,每时每刻他的牵挂都会如影相随。我中的一个你,你中的一个我,心与心相约,深深的爱同属于飞翔,属于搏击,属于风云激荡的这片蓝天。

当天晚上,阎肃直抒胸中的一股豪情,将当兵这一年的积累全都付诸笔端,《我爱祖国的蓝天》歌词很快就出来了。歌词修改好以后,在基层当兵的姜春阳、羊鸣看后都觉得好。羊鸣拿过去很快就谱好了曲,先在连队教唱,感觉不错,才又将词曲寄回团里。于是就有了后来的经典之作。

后来,团里下部队演出就唱这首歌,一下子就火了。电台的《每周一歌》也播了。就这样,歌曲不胫而走。甚至许多年轻人,就是因为听了这首歌才穿上了“空军蓝”。再后来,《我爱祖国的蓝天》一举斩获第三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汇演创作优秀奖。

曾有人问阎肃这首歌为什么能受欢迎?阎肃豪迈地说:“潇洒,悠扬,有飞一般的感觉。”的确,这首歌不但飞行员爱唱,机务官兵也爱唱,就连场务连清扫跑道的战士都爱唱。与空军有关的几乎所有重要场合都要演唱这首歌。这首歌的歌词,写出了飞行员的英姿与潇洒,写出了空军指战员的信念与豪情。优美的旋律,回荡蓝天半个多世纪。天空辽阔、唯美、永恒的特性,已经融入了空军人的精神层面,成为空军气质的构成部分。这首歌是长翅膀的,家喻户晓,一直传唱了50多年;这首歌是有生命的,它激励一代代华夏儿女放飞梦想,伴随一代代空军官兵保卫祖国的万里长空。今天,这首歌仍然是强大的中国空军的象征。

阎肃喜欢蓝,喜欢蓝的纯粹、辽阔,就像天空,就像空军蓝,就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宿命。他把热爱寄予天空,把一身空军蓝安放在自己全部的深情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